学会控制你寄几

by Murph

每当我早餐吃麦片时,都会想起一句话,叫做 “早餐是三餐中最重要的一餐。” 但其实如果我们真的去搜索相关的论文,会发现在学术界这个问题是有很大争论的。有不少专家都认为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候吃才是最好的方法。例如目前认为比较好的一种保持身材的方法就是一天只吃一餐,在下午到傍晚之间,叫做 intermittent fasting。

那么为什么我们都会有 “早餐最重要” 这样的印象呢?因为这句话的最早出处就是一家麦片公司的广告呀!

这让我想起了大学时期学过的一个案例。对于德比尔斯这样垄断了钻石开采行业的公司来说,它的广告应该怎样做?它应该向消费者传递一个信息 ——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没错,这句话的出处正是德比尔斯的广告,目的是 “创造人们对钻石的需求”。

写到这里,我希望读过我《道德与正义的哲学辩论》的同学,可以马上想到康德。

我们常常认为自由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康德的想法与此不同。

几年前,雪碧的一则广告提出了这样的口号:“顺从你的‘渴’望”。这个口号在本质上也反映了康德的洞察。当你购买雪碧时候,你很可能认为自己是在自由的选择,然而实际上你不过是在顺从自己解渴的欲望,甚至是在顺从由广告创造出的某种欲望而已(例如爱她就带她去马尔代夫 / 吃哈根达斯之类的)。

确实,在现在这个商品社会,其实所有的商家都在试图操纵我们。

比方说在 2014 年,由于太喜欢《星际穿越》这部电影,我写了自己的的第一篇影评,发在了时光网上。结果当天就被小编放在了时光网的首页上,还把它放到了《星际穿越》页面中影评的第一个。毫无疑问,我迅速收获了大量的阅读,评论和点赞。

由于我们的大脑就是一个 “追求反馈” 的机制。

所以发了文章之后立刻有这么多同道中人来看的感觉真的是很不错的。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两个月里,我应该又发了大概十几篇影评,每一篇都是第二天早晨就被放到首页,立刻收获阅读和评论。

可以说直到今天我写了这么多东西,全部是因为发在时光网的那第一篇文章。我狠狠的被时光网操纵了一把。

前段时间 Facebook 的创始人之一 Sean Parker(就是那个在电影里说 “forget 'the', just ‘Facebook’” 那位)在接受采访时就说自己现在已经是一个反社交媒体的人士。他说了一句著名的话:“God only knows what it (Facebook) is doing to our children’s brains.” 因为社交媒体是免费的,所以它最关心的是流量,它会用尽一切心理学,社会学的方法操纵你在社交媒体上花更多的时间,点击更多的页面。

当然,美国有 Facebook,中国有微博和微信。发了微博之后,难道我们会不关心有多少人转发,有多少人评论,有多少人点赞吗?不会的,因为我们的大脑会不断的追求反馈。你做了任何事,都会希望马上看到结果。如果做了什么事不能够马上看到结果,你继续做这件事的热情就会下降。这就是为什么减肥难,而游戏好玩儿的原因之一(这个知识我是从罗辑思维《游戏为什么好玩儿》那一集学到的,非常精彩,建议没看过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因为在游戏中你总是可以马上从失败中学到教训,然后立刻将它们运用到下一场游戏当中,获得提升。

所以我现在的方法就是不把微博的页面放在浏览器的收藏夹里,不保存账号密码,手机里也不装 App。如果我要登陆我的微博,我需要在 google 里输入微博,然后再手动输入账号密码。这样子就可以抑制我每天查微博的冲动。微信我也说过,方法就是不发朋友圈也不看朋友圈(管理一个社交媒体对我来说已经足够)。

让我们再回到哲学。哲学的好处就是逻辑非常的清晰且有说服力。因此一旦我们想明白了哲学家想要表达的思想,我们很可能会把它变成一个约束自己行为的准则。

对我来说,确实,马尔代夫值得去,写微博写影评也很好玩儿,但是这些东西都可能影响到那个我在自由和自主的前提下为自己设立的人生目标。所以我建议那些认同康德观点的朋友。可以花些时间好好想想自己目前的人生中有多少东西,或者说欲望其实是来自于商家的操纵,它们是否会影响到我们真正的人生目标,以及应该做一些什么样的改变来让自己回归正轨,增加实现目标的概率。

还是那句话,改变了你行为的信息才叫做知识。如果没能改变你的行为,那么它就只能是信息。所以既然学了哲学知识,就应该想到用它来改变自己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