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欧洲火场:大英帝国图谋重新崛起的野心与阳谋

编者按:若干年前,青年学者岑科说:弗里德曼也有错误,他说欧元会失败,但现在欧元挺好。现在看来,说弗里德曼预言错误还太早。英国公投成功脱欧而民众旋即又声称投票没想清楚申请要求重新投票,在全世界都在探讨脱欧对全球经济的糟糕影响,并嘲笑英国处理脱欧事件的草率滑稽时,本文作者从全新的角度解读了英国脱欧背后的野心:他们不是心血来潮,更不是乌龙指,而绝对是深思熟虑后的果决行为。过去五百年,大不列颠的重大决策从来都没有过失误,他们是近代史上走弯路最少的国家,没有之一,这次也不会例外。欧洲早就是一个自身难保的泥潭,而深陷其中的各国之间也是矛盾突起,“脱欧入亚”,英国的霸主雄(野)心从未停歇过。

所谓天下大势,分久必和,和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

世界上其他地方,也概莫能外。欧盟自开始创建,到形成规模成熟运作,已有六十多年了。欧盟“大一统”的日子发展到今天,又到了“和久必分”的历史关头。但和中国不同是,欧洲这片大陆,分裂才是它的常态!

欧洲是一片火场,而英国已光荣逃离

在英国脱欧这个时间窗口上,所有人都在评估,英国脱欧给中国带来的影响、英国脱欧给欧盟带来的影响、英国脱欧给美国带来的影响。

然而太关注短期英国脱欧对世界的影响,就会忽略一个根本的问题:为什么英国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毅然决然的抛弃欧洲。

在票选结果出炉的前一天夜里,德国西部一电影院发生袭击事件,造成50人受伤;就在前天,土耳其机场发生爆炸事件,造成36人死亡,超过140人受伤。

年初的巴黎恐袭,3月的布鲁塞尔恐袭,还有大大小小的各色恐怖事件,枪声与爆炸声已经惊醒了海对岸的英国人。

在可预见的将来,欧洲大陆不复当年的繁荣与安宁。在接下来漫长的日子里,欧洲将陷于巨大的麻烦和动荡中,这是无法避免的。

在欧洲会议之上,默克尔的对待英国的强硬姿态也被视作含沙射影地针对意大利。在德国的主导下,意大利推行400亿欧元的银行的债务重组计划被否决,对于背负着3600亿欧元不良贷款的意大利银行业无疑雪上加霜。没有了英国,仅靠德法能够撑起庞大而羸弱的欧洲吗?

而后的会议之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怒斥英国脱欧派领导人前内务部长法拉奇,之后两人对骂起来,整个欧洲会议就如同一场闹剧。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为了报复英国脱欧,欧盟竟然和苏格兰接触,支持苏格兰脱离英国加入欧盟,这无疑将加大英国和欧盟的对立,并产生非常严重,激烈的后果,这对于英国、苏格兰、欧洲三者而言,不会有任何的益处。

这就是真实的欧盟,政客们在台上通过愤怒和谩骂来宣泄情绪,却并没有能力去实际解决欧盟正遭遇的问题。

对于英国的国家利益而言,只有尽快撇清跟整个欧洲大陆的联系,才会在以后的岁月里,最大可能地避免受到一个动荡的欧洲的影响,同时更好地保留自己在政治和外交方面的灵活性。

离开欧洲,失去的只有枷锁,而留在欧洲,只会被一个注定要衰落的政治实体拖进去无底的深渊。

羸弱的欧盟,如何支撑得了帝国的梦

经济持续低迷严重制约着欧洲发展。2009年以来发生的欧债危机一直困扰着部分欧洲国家,虽然欧盟层面承担部分责任并帮助这些国家解决问题,但这种经济阵痛不是数年内所能消除。

2010年以来,欧盟经济年度增长从未超过2%,负增长也出现过。在欧洲经济发展问题上,欧盟的德、法核心的担子越来越重。

欧洲如何重振各国经济,如何协调欧元区和非欧元区的关系,如何处理欧盟成员国和非欧盟成员的关系,这是欧洲经济一体化中必须面对和处理的问题。而至今欧盟尚未找到一条解决整个欧洲经济发展的道路。

因此通过严格的财政紧缩以整治经济的英国不愿深陷其中,寻求独自发展总比此后数十年为它国埋单合算得多。

政治一体化一直是欧盟不愿直接面对的领域,这不仅因为欧盟要保持内部的政治多元性,也因它无法创造出一种让成员国信服的政治发展模式。超国家的理想在现实面前遭到重创,许多国家像英国那样喜欢保持一个松散的欧洲联盟。

其次,各国国家政治观念存在差异必然影响着欧洲国家间关系,欧盟成员国在政治上不能达成有效的协议,必会导致效率低下,随之而带来民主合法性危机。各国民众除抱怨本国ZF外,更把目标指向了欧盟这个“怪物”,原来承担着欧洲理想的欧盟由此变成了民众攻击的对象。

关键是像俄罗斯、乌克兰、土耳其等这些外围国家在入盟问题上产生了冲突,而欧盟至今也无法解决这些政治问题。欧洲政治一体化的总体观念和英国长期持有的观念相左,这也是一直以来英国无法全力融入欧洲的原因。

而不断升温的民族宗教冲突危害着欧洲的安全。欧洲强调文化多样性,但这一原则解决不了现实问题。由于欧洲国家持续参加对伊斯兰国等的打击,导致重大恐怖袭击事件频繁发生。

2015年的《查理周刊》恐怖袭击和今年布鲁塞尔恐怖袭击正在向欧洲文明和欧盟国家展示力量。在这种形势下,欧洲各国ZF需要把大量精力放在安全问题上。难民危机仍未消除,因为战争不断,难民不止。英国又为何要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这样的欧盟之上。

脱离欧盟,英国将重新执欧洲之牛耳

按占地面积上来说,英国是一个小国家,只有不到二十五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比中国的广西省多不多少;按人口来说,英国只有六千多万人口,还不如中国的河北省人口多。

但英国在世界上却是一个政治大国、经济大国、军事大国、文化大国、科技大国,是联合国五大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以上的一切都要归功于英国实行了500年的大陆均势政策。

英国历史上曾经奉行“大陆均势”政策,利用自己身为岛国,和欧洲大陆若即若离的状态来制衡欧洲大陆各强国,保证欧洲大陆国家之间的均势,谋求欧洲大陆国家中的任何一家都不能独大,以此来保证自己在欧洲的地位和话语权。

羸弱如英国,入侵者在英格兰大陆上先后七次建国,数次败给丹麦,之后经历了和法国的百年战争,几乎丧失所有的法国领地。而后英国人终于发现了自己作为世外岛国的优势。

先后组织和领导七次反法同盟,干涉法国革命,英国击败了波拿巴皇帝;为了争夺巴尔干,英国联合法国在克里木战争中打败了如日中天的沙俄;19世纪末德国崛起,英国先后调整了与法俄的关系,形成了三国协约与以德国为核心同盟国对峙,使得德国腹背受敌,以战败收场。

在推行“大陆均势”政策之后的数百年时间里,英国未尝败绩,面对拿破仑、希特勒等一众欧陆枭雄,也丝毫不落下风。

英国无论是精英政客还是普通百姓,内心多少都受这种“光荣孤立”思维的影响。欧盟成立和欧洲货币一体化进程中,英国也多次玩弄类似的手段,最直观的结果就是,英国欧盟核心成员国中唯一一个保留了自家主权货币的国家。

欧洲议会通过决议,督促英国尽快启动脱欧程序,表面上似乎欧洲已经准备好了和英国决裂,但这其实并不是欧盟与英国的决裂,而是欧洲内部的大决裂,因为这一决议的背后的表决比是395对200,抛开欧盟一致对外的错觉,欧盟很多国家并不赞同英国脱离欧盟。

英国脱欧对于内部矛盾已经十分明显的欧盟,只是冲击的开端,除了经济水平差异之外,欧盟内部很多国家都是传统的“疑欧”派,典型的就是荷兰,法国,匈牙利以及意大利。这些国家都是日后,英国大陆均衡的对象。

公投结果公布之后,荷兰和法国的政客已经在呼吁本国也加入公投去留问题的行列,这两个国家极有可能步英国的后尘。而较为坚持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德国也会因此和欧盟内“疑欧”倾向严重的各国产生新的分歧。

一旦欧盟内部从“共渡难关”的协助倾向全面转向为“谁先从衰退的坑里爬出来”,新的矛盾就会随之产生。在如果英国愿意伸出橄榄枝,那么经济实力较强的国家会分散突围。而德国被那些深陷经济泥潭的南欧国家所拖累,又有什么能力和置身事外的英国叫板。

英国式的“重返亚太”

面临欧盟的惩处性和打击性政策,英国有可能再次动用制衡之道,对欧盟核心成员国的政策取向上进行分化。拉拢有疑欧倾向的法国,来制衡对欧洲一体化进程较为坚定的德国。

同时英国需要新的贸易伙伴和盟友来取代欧盟对其经济的支撑效果。这个新盟友的人选有两个,中国和印度。

脱欧之后英国需要有增长动力和韧性的经济体成为其伙伴,而中国是新兴市场国家中,韧性最强也最有意愿扩张自身影响力的国家,自然成为英国的关键人选。

在全世界,只有两个公认的金融中心,美国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虽然伦敦金融城的地位不及华尔街,但是美国毕竟视中国为潜在竞争对手,加上冷战思维的延续,几乎没有可能性给中国提供这方面的机会。

伦敦将是中国的主要且唯一突破口,中国在伦敦建立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中英在经济领域的深度合作,亚投行问题上英国对中国的暧昧态度。都是英国在对欧盟失望和疑虑态度之后的战略性选择。英国脱欧之后,和中国之间的互动只增不减。

同时,与中国一山之隔的印度,不仅有着人口优势和市场潜力,同时还是世界主要经济体里年轻人比例最高的国家,在全球老龄化的大背景下,印度的年轻人给了这个国家很多可能性。几年印度已经成为了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两者又有紧密的历史联系,英国必然会积极拉拢印度进行更多的经贸合作,以对冲脱欧的不利后果。

所以英国今后的外交和经济战略重心将从欧洲转向亚洲。英国和亚洲的互动,必然成为英国在脱欧谈判和规则重新制定过程中的重要筹码。

今后的英国将重新活跃在世界的舞台上,一方面要制衡欧陆强国,争取在脱欧谈判中把对英国的可能损害降到最低点,保证自己在欧洲的话语权。一方面英国需要更积极的争取亚洲,绑定中国这棵大树和提携印度这个确定性极强的潜力股。

结语

对于帝国的兴衰的权力的交替,我想没有哪个国家在目前会比英国有更深刻的体会,在往后的日子里,欧洲将会耗尽它自工业革命以来积聚的各种优势,停滞的社会,过高的福利,崛起的穆斯林社区和族群,都会慢慢撕裂掉整个老欧洲。

越早撇清与欧洲的联系,英国就能获得越灵活的外交空间。一旦将来欧洲动乱,英国就会再一次成为稳定和制衡整个欧洲大陆的一支重要力量。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英国人不单止是在欧洲大陆玩均势制衡,英国人的均势制衡已经拓展到整个欧亚大陆岛,欧亚大陆的一端是欧洲,另一端,是东亚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