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什么会逆生长?

文/NANAWIND

人为什么会逆生长?在美国上中学人就可以自己做决定了,大学毕业还有gap year。而在我国直到自己成年有了一份稳定工作才可以真正的自己做决定。所以我工作后才学会滑板,纹身和脏辫也都是近两年来才尝试的。独立的人格形成较晚,所以才会逆生长。当然独立人格的形成不代表不会犯错,但可能中年危机的概率会变小。而且也会是永远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至少5岁的秘诀。
(此处假装有显小自拍照)
而我该形成独立人格的那些年我都在做什么呢?回顾起来竟然只想到一个字——困。

我的中学乃至大学时代都是困过去的。这种困不仅仅是表现在课堂上的打瞌睡,也表现在对很多事物都提不起兴致来。尤其是和家人还有长辈们待在一块儿的时候。那些年,除了困我真的不知道能做什么。
这种现象在我上初中的侄女身上居然能够看到一模一样的。这点让我感到心酸和担忧。明明是房间里的明星海报就该贴满整面墙的年纪,明明是应该尝试很多新事物然后去找到自己最喜欢的那一个的年纪,明明是该学会自己做很多事并学会承担的年纪……看着围绕在她面前的强势的我姐还有会照顾到无微不至的我妈,想到青春期的自己,还好我当年至少离开家去住校了,算是独立得早。

以一个过来人的姿态,我无时无刻不想表达,只是一味追求学习成绩好有卵用。除了困,那个时代所接触的各种封闭式教育以及大面积的青春期忧伤文学,严重阻碍了我独立人格的形成与发展。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小学时候就能接触到滑板就好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惜命不敢玩高难度动作。大学时期因为专业缘故第一次走出了国门,去亲眼看到和接触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国家和人群。缅甸那一年,人生第一次和阿甘妈妈说的一样:生活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你会得到什么口味的。也是在那时候,学会了欣赏和理解不同人群种族的差异。

还记得刚到缅甸从学校走上街,发现每个迎面走来的缅甸人居然都会朝我微笑。大学生们总是聚首在播放着缅甸R&B流行音乐的露天咖啡茶馆里,一坐就是大半天。我去木偶剧团学英文,每个周六日都和缅甸同学们去爬山看日落,遇上不同国家的人聊天。我的同学里也是各式各样的人物都有:德高望重的和尚、医学院学生、家里能收到芒果台的华人姑娘、说唱歌手、艺人(后来还真的在缅甸出专辑开演唱会的那种)、家住果敢的高材生、无业光棍大龄青年、家里开修配厂会组装吉普车的小哥、在夜间路上能碰到的嚼槟榔的摩托车一族……还有一位曾冲着我大声说有多么讨厌我的祖国十分仰慕昂山素季的热血男青年。即使过去了6年7年,也清晰记得他们每个人的样子。我走的时候大家还通过“募捐”的方式为我举行了一个告别爬梯,那天聚会结束,果敢高材生摘下自己头上的帽子,让在场除了我以外的每个人能出多少就出多少地放钱到帽子里,我坐在座位上因头一次被当面“募捐”而显得不自在和尴尬。大家捐的钱绰绰有余,果敢高材生取出来又还给了一些人。我被他们的方式给震撼到了,因为在此之前我的人生观里只有AA和请客两种而已。那一年我21岁,但我的缅甸同学很多才17,8岁。
木偶剧团英文班的老师组织蒲甘旅行,庆幸自己当时不顾身份国籍限制冒险参加了。和缅甸人出门旅行都不住旅馆而是住在免费的寺庙里,木地板一躺衣服当枕头就睡、露天围上筒裙就能洗澡、寺庙空地上玩游戏直到深夜……才算真正深入了当地人的生活。老师会嘱咐每个人在旅途中要买到一件珍贵的礼物,旅行结束的时候和他人交换。在回曼德勒的火车上,大家做着King和Queen的票选游戏以及抽名字交换礼物。

那一年我21岁,结束了和缅甸老师同学们的蒲甘旅行,更新了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方式,才有种错觉——我的学生时代是不是才刚刚开始呢。

可惜回国后进入毕业和考研,漫长又迅速地过去了2年。我始终能坚定地知道自己不要什么。至于想要什么,和电影《房间》的结局里提到的很像,因为不知道所以才什么都要试试。

看到这里也许你会说,试难道不花时间么?但,正是时间,才是最好的答案。

我不是从小目标就很明确的那种人,所以试了那么多,走了很多路,如今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能自然而然地看到哪条路是相对较为清晰的了。当然永远别去抓住最清晰的那条就不放了,因为做人最好不要只给自己一条活路走。

最近我很喜欢的一位互联网的前辈跟我说:有时候要停一停,才知道应该继续往哪里走。但当一个人停下来的时候很容易变得焦急和烦躁,随之而来还有各种自我否定blabla。我不是那种自甘堕落的人,只不过在年龄的压力面前有点生气,因为外界总是会设定你这个年龄段的人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我想那又怎样,反正我是逆生长了。

逆生长也是一种生长!

总之,希望我们大多数人都可以丢掉年龄的包袱,让自己变得更谦卑和更有耐心。在独立的人格真正形成之前,不要勉强自己做任何决定。我对自己的了解是不到30岁我肯定还不够了解自己,所以我要为自己的成长多争取一些时间。

so,此文写给自己打气也送给身边那些和我一样逆生长且敢于冒险的朋友们。

和过去的自己相比,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这个自己纹过身试过脏辫、喜欢过说唱、背包旅行过、混迹过不同的城市工作和学习、登过高山连脚上大拇指的指甲都是重新长好的……庆幸依然年轻,依然想要尝试更多的事物,一无所有但又拥有全世界的感觉。第一次做个人订阅号,希望自己能有记录的好习惯,关于旅行、五花八门的兴趣爱好、互联网运营和产品的想法、崇拜的人喜欢的朋友……太多了,希望做人可以不懒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