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喜欢北欧呢

来源/Murph

为什么我喜欢北欧呢,为什么我喜欢福利国家呢,不是因为我道德多么的高尚,而是在我看来,西方毕竟是民主国家,如果你不愿意通过一种方式(适当的高税收高福利)来平抑贫富差距,人民就会用另一种方式 —— 选择 Trump、选择退欧的这种极端形式来达到目的。各凭本事虽然表面上看挺正确的,但其实真实生活中起跑线差的太远,根本就不是各凭本事,长此以往底层人民必然有怨言。One Way or Another,只要不是战争时期的民主社会,人民就不可能忍受严重的贫富差距太久,次贷危机爆发后可以说让这个趋势突然提速了,英国退欧,美国 Trump,意大利五星运动,法国、德国等等,难道大家没有发现吗?而且我写了整个《世界经济2016》这个系列就是为了分析,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对经济整体也是有坏处的。富人并不是在空气中赚钱,富人赚钱的原理是穷人可以买的起他们创造出的产品,整个经济才能发展。

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左派,我只是想客观的分析全球宏观经济现象,因为我的梦想是做对冲基金经理,任何不客观的分析都不可能让我在这条路上成功。不管我喜欢不喜欢 Trump,我必须客观的分析出 Trump 的当选对美国经济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它关系到我买股票还是卖股票的问题。FBI 邮件门一出,美股连跌 9 天,上一次发生这种事还是 36 年前的 1980 年。不管我认为英国应不应该退欧,我必须客观的分析出退欧对英国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它关系到我买英镑还是卖英镑的问题。

最后,我之前已经跟 Indy 说过为什么我喜欢北欧,并不是因为我是左派,而是我喜欢生活在一个和谐的、公正的社会中,而要想做到这一点,必然要实现全民富裕才可以。在中国我丢过3次手机,一次笔记本电脑,尤其是手机,每次都是第一次打电话过去是通的,第二次打过去就关机了。我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因为它让我感觉整个社会很 Cheap,会为了一个手机而出卖自己的 Dignity,当然我也不会责怪拿走我手机的人,因为他们可能生活的太苦了,这可能在很大程度上都不是他们的错,而是社会的错。在美国,我之前说过我出去旅游七天大门忘记关了回到家家里都是好的;我在 Macy's 百货里把包包忘在地上过了两个小时才想起来回来找结果它还在那里。我真的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当然我不会像很多网上的愤青那样把这些事简单的归结为 “中国人没素质”。美国人有素质只是因为美国人不 Cheap,不会为了一些很 Cheap 的事出卖自己的 Dignity,这只是因为他们有钱而已,只是因为他们生活的社会更公正,政府为他们提供更多的福利,他们的生产力更高,创造了更多的财富。当然在这一点上,美国人跟西欧、北欧比可能就又差了一些。

如果说真的有什么派别倾向的话,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个共和党呢。我每天读新闻、读书、做数学模型、干着各种各样即困难又麻烦的事,早晨6点起床晚上10点睡觉,看一场电影我都会计算有这些时间我还不如读一本书或者多看两份专业杂志,所以我都只能看最好的电影,一年看不了几场;看过的电视剧更是真的 “屈指可数” 。而大部分人天天看电视剧看电影,去Party,看各种综艺节目。当然有些时候我会觉得拿我赚来的钱去养着这些人,凭什么啊?因为你要知道对所有人来说最公平的东西就是时间。我花了这么多时间来学习、工作,用来消遣和玩乐的时间必然就会非常少,难道不应该通过高薪来回报一下吗?但是就像我说的,富人不是在空气中生活的,之所以你可以赚钱,是因为有人买你的产品,是因为社会和谐、安全,人们才愿意花钱买东西而不是去储蓄。所以我宁可交高昂的税收也愿意生活在北欧和美国,而不愿意不交税生活在中国(不好意思这里我必须得拿中国来做个例子,因为中国的富人真的太幸福了,没有资本利得税、没有房产税,针对富人的税收中国几乎都没有。在美国炒个股赚了钱还要交30%的税我真是不习惯,更不用说买房子还要考虑100万的房子每年就是1~2万美金的房产税啊),因为很多内心深处的东西是无法用钱来弥补的,而我又是一个非常在乎心情的人。

好了,就说这么多吧 …… Life is a Race, Get Used to It.


With great power there must also come great responsibility.
蜘蛛侠的经典名言,之前有个统计,在所有Marvel和DC的超级英雄中,蜘蛛侠是最受欢迎的,全面素质的提升和经济、教育、文化传播都密不可分,当年看的蜘蛛侠,才对能力和责任有了意识,以前真是从来没想过这些事。想想美国小孩从小就看这些,受着这种熏陶,现在美国大学的理工男,有多少是看了钢铁侠去研究人工智能的,我相信美国会越来越好,从文化传播就知道了。


说起一些人努力工作,养一批吃福利的。我以前和你一样在这一点上倾向共和党,比如小布什要privatize Social Security,我同意,因为每个paycheck,一大笔钱被政府拿走了,等退休后拿回的钱很少,我自己管社保要富多了。但我老公说不行,因为美国一半以上的人不存钱,没有SS的钱,他们要饿死,而美国是个民主国家,不可能让这些人饿死,到最后我们还得管他们,区别只是现在给钱还是以后给,但现在退休的人就需要。所以后来我想通了,哪怕一千年后一个社会仍然会有勤奋的和懒惰的人,政府只能尽可能地鼓励他们,该帮助的时候还是要帮。再说,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保证我们没有需要福利的时候。

如果穷人太多活不了的话,肯定会增加犯罪率,One Way or Another ~ 社会是一个整体,没有人是活在空气中的。

Roy T.Burns

An engineer, ideologist, strategist and foodie.

Subscribe to Roy T.Burns’ Blog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