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大战:支付宝VS微信支付

让支付回归支付,让社交回归社交

今年春节我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潜伏在各种朋友圈抢红包,有时候运气好有个十块八块的,有时候运气不好也有个一分两分的,但对我来说,这也很多钱了,毕竟比我整个2015年炒股赚的都多。直到一个朋友提醒我:总见你抢红包,怎么不见你发红包啊?

我特别惊讶:微信还有发红包的功能?

支付宝公布春晚“咻一咻”数据,互动平台的总参与次数达3245亿次,是去年春晚互动次数的29.5倍。

在这点上,微信就不如支付宝大气,微信是让大家互相发红包,人家支付宝是马云给大家发红包。马化腾的策略向来是:你们互相玩吧。马云的策略向来是:我钱多,你们跟我玩吧。于是马云春节拿出了2.15亿,让大家去抢五个福,集齐后来平分这2.15亿。最后多少人集齐了呢?791,405人,所以每个人就分到了271.66元。分到红包的人都骂马云抠门,没分到红包的人都骂马云是骗子。你可能会问我马云花了这么多钱,结果还得罪这么多人,他图什么呢?

支付宝很想社交。微信则很想支付。

微信公布猴年除夕红包整体数据。猴年除夕当日微信红包的参与人数达到4.2亿人,收发总量达80.8亿个,是羊年除夕10.1亿个的近8倍。 微信本来是做一个安静社交的另类QQ,没成想忽然有一天玩起了红包,在让用户绑定银行卡后,顺势玩起了互联网金融。等马云发现的时候,微信都可以转账、购物、生活缴费了。这些可是支付宝的大本营,于是马云去年惊呼:被微信偷袭了珍珠港。今年马云就早早得拿到了春晚的赞助,意图诺曼底登陆。

支付宝的想法很简单,就是通过抢五福,让大家在支付宝上社交,然后以蚂蚁金服为支撑,将来可以互相分享优惠券啊,送电影票啊,互相借贷啊,甚至将来每个支付宝都可以是一个杂货铺,在朋友中间互相销售闲置物品,再造一个另类淘宝。但毕竟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喧喧闹闹花费甚巨的抢五福活动,最终惨淡收场,原因有三:

1、抢五福活动规则过于复杂,任何营销越简单粗暴越好。

2、支付宝的形象是“钱包+POS”,本身就不具备社交属性,大家更愿意在微信上聊天,在支付宝上花钱。

3、即便在支付宝上加了很多好友,却缺乏继续沟通的场景,只好活动结束,好友一键删除。

其实微信也有类似的尴尬,微信一直想切入到支付领域,也一直面临三个困难:

1、以微商为主的支付应用背景,让只想安静约一下聊一下的用户不胜烦恼。

2、微信用户多,但绑定银行卡实名认证的用户比例却不高,也就是无法完成KYC(Know you customer即充分了解你的客户)。

3、支付的核心信用体系,微信并没有建立。

这两家接下来该怎么做?大过年的,我免费给几个建议:

给支付宝想社交的建议:

1、不要再天真地让用户社交,路线不应该是:社交—>支付。而应该是:支付—>社交。让用户自然而然地因为支付而产生社交的需求。比如订好电影票后转赠,比如允许每个用户开个杂货铺。

2、互联网的本质是三个方面:性、免费和炫耀。支付宝如果想加强社交功能,必须在这三个点上发力。比如把淘宝的买家秀直接迁移到支付宝的生活圈,实现炫耀的目的。

3、改善支付宝首页的布局,不知道多少人跟我一样打开支付宝觉得功能布局那个混乱啊,混乱就说明没有抓住重点。要我说直接分三个区:花钱(比如买电影票打车吃饭)、赚钱(余额宝各种理财产品)、抢钱(各种活动红包社交等)。

给微信想支付的建议:

1、围绕社交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比如聊天后,去大众点评吃饭,然后开房,然后妇产科医院。每个环节的支付需求都要通过微信完成,这样银行卡的绑定用户数自然就增加。

2、把当下火热的网络直播移植到微信,让每个人都成为自己网络直播的主持人,在此基础上以更大的想象力去扩大支付的场景。

3、不要再推出打赏看照片这么愚蠢的活动,大家都那么熟的朋友了,就别想着用迷糊照片色诱了。

我最理想的生活就是:在陌陌上找到一个好朋友,然后互相加了微信彼此熟悉,然后她加了我的支付宝给我转账,让我清空了淘宝上的购物车,然后我们一起去携程订房,最后去微博和秒拍直播我们的婚礼。

不说了,万一被喜欢的妹纸看到就完了。

Roy T.Burns

An engineer, ideologist, strategist and foodie.

Subscribe to Roy T.Burns’ Blog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