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误解了社会主义(升级版)

很多中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他们认为西方人生活幸福是因为西方的社会制度是资本主义,而我们这样子是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这是十分错误的。2014年的圣诞夜我写下了这篇文章,不过由于当时时间紧促写的并不能让我满意,因此在2015年的圣诞节(后),我想把它写的更精彩一些。

还是先从马克思主义讲起。

如果让我对人类历史上的伟大人物做一个排序的话,恐怕是耶稣第一,马克思第二。要知道缘由,就必须知道马克思之前的欧洲是一个什么样子。如果读过狄更斯的小说《雾都孤儿》的话,一定会对里面工人们的悲惨遭遇印象深刻 —— 一天工作16个小时,一日三餐吃糠咽菜等。这可不是什么魔幻现实主义,在狄更斯生活的时代,欧洲和美国就是这个样子。托马斯·皮凯蒂在其名著《21世纪资本论》中对那个时代(1910年以前)的描述,也是借助了例如《雾都孤儿》、《悲惨世界》这样的小说,并且证实了小说中对当时物价以及工人工资的描写都是真实的,并没有丝毫的夸张。

其实要想知道什么是真实的资本主义,兰德公司在其2010年发布的《中国社会现状分析》的报告中这样写到:“目前中国正在遭受着资本主义两大邪恶的折磨,即环境的破坏与人性的丧失。”当时的伦敦被称为“雾都”,恐怕现在的北京也可以被称为“雾都”。有关当时西方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看看现在中国大街小巷的农民工们便也可以体会的到了。因此我们的社会现状,恰恰不是因为我们太“社会主义”了,而是因为我们太“资本主义”了。在毛主席时代,我们也曾实现过免费医疗免费教育(虽然当时医院和学校的数量都不多吧,但并不影响问题的本质),我妈妈在北大读理论物理的时候不仅不用交学费每个月还有20元的补助(当时的20元一个月根本花不完)。而后这些社会主义的传统在朱镕基总理的任上都被莫名其妙的终结了,才有了我们今天这个局面。有关这个问题我在《2014》中写到很多,这里就不赘述了。

我们来看看马克思出现之后,西方都发生了些什么。

昨天晚上和朋友看了一部精彩的电影 ——《罪恶之家》,电影的开篇就讲到了一群工人由于房租一直在涨希望加薪却被资本家拒绝的场景。工人们随后举行了罢工,然而迫于生活,最终只坚持了三个星期就乖乖回到工厂去上班了。此时我对身边的好友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马克思是多么的伟大啊!”

在马克思出现以前,工会和罢工就已经出现了。然而这两样东西并不能为工人争取到多少利益,因为在工人与资本家的博弈中,资本家永远处于优势地位,前者可以一年没有收入,而后者却坚持不了一个月。

正是《资本论》以及“马克思主义”诞生之后,欧洲的工人们才开始从原来的工会斗争转为了政治斗争(只不过西方的政治斗争是靠选票而不是靠枪杆子 ……)。事实上没有几个工人会去读《资本论》,真正读了《资本论》并被感染了的,是当时西方的社会精英们,正是他们在马克思的影响下看到了经济不能这样子发展,正是他们在马克思的影响下觉得社会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因此他们同工人以及工会联合了起来,组成了社会主义政党去参与竞选!

当然,这个过程是漫长的,中间又有两次世界大战的打断(在战争期间,所有国家都放弃了民主而变成了一党专政,这是没办法的事)。不过最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几乎全世界的执政者都变成了社会主义政党(或偏社会主义政党)。如果你对这句话感到差异,不用着急,我们慢慢来分析。

首先,我们会发现在二战后,有一些政党是通过合法的民主选举上台的,例如英国的工党 —— 工人阶级党;法国的社会党;德国的社会民主党。听听这些党的名字,很明显,它们都是秉承马克思主义思想的社会主义政党。

正是这些社会主义政党们,开始为工人们制定前所未有的福利制度 —— 全民免费医疗、免费教育、一周40小时工作制、最低工资制度、社会福利以及各式各样的保障体系,一时间德国的“莱茵模式”盛行欧洲,英国人甚至被惯出了“英国病”。

大洋彼岸的美国,偏社会主义的民主党也一直在为最普通的人民争取着利益 —— 40小时工作制、《医保法案》,养老金制度等等。

就这样,整个西方(包括日本)就在这些社会主义政党(或者说政策)的带领下,迎来了经济发展最快,贫富差距最小,在历史上被称为“黄金时代”的三十年。(随后我会写一篇名为《聚焦贫富差距》的文,会结合《21世纪资本论》对这个时代政策的描述,对其经济发展过程做深入的分析,这里就不多说了。)

紧接着,历史就来到了1980年。高晓松口中的一批“大师们”开始出场了 …… 以美国的里根和英国的撒切尔为首的右翼政党(或保守党)登上了历史舞台,他们对富人疯狂的减税,动用军队镇压工会示威,将国有企业私有化,并大幅削减社会福利。就这样,西方的贫富差距从1980年代开始极速的扩大,经济增长速度也慢了下来。

(其实她/他们也是受了另一位经济学家 —— 哈耶克的影响。尤其是撒切尔夫人,在其自传中明确写到了自己政策理论基础的来源。有关西方一代代的思想家是如何影响一代代政治家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这里我并不是在贬低里根和撒切尔,实际上撒切尔夫人是我最喜欢的西方政治家之一。有关右翼(偏资本主义)好还是左翼(偏社会主义)好的问题估计人类再过50年甚至100年也不可能有定论,我们这里只是讲述历史,事实上1980年以后,西方的经济发展速度确实变慢了,贫富差距确实被拉大了很多很多。过些天我在《聚焦贫富差距》的文中依然会去分析这个问题。)

让我们回到马克思这里。

德国历史上可谓星光熠熠,政治上有开国元勋俾斯麦、经济上有不世之功李斯特、科学和哲学上更不用说,感觉这两个领域里的德国人最少占了一半。但不管德国国内做多少次“伟人评选”的调查,马克思永远高居在榜首。

事实上“资本主义必将走向灭亡”这句话在西方已经变成了现实。因为马克思笔下的那个十九世纪的“资本主义”,早已经灭亡了。

它是怎么“灭亡”的呢?让我们从20世纪初的美国讲起。

美国总统山上的四个总统雕像分别是: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斐逊、亚布拉罕·林肯和西奥多·罗斯福。

为什么西奥多·罗斯福得以和另外三位极富盛名的总统并列,就因为他做的一件影响极为深远的事 —— 反垄断。

如果我们把美元都按照今天的美元价值进行折算,那么历史上的富豪排序大概比尔·盖茨先生只能排在 30、40 名,前几名基本全部来自于那个时代 —— 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约3000亿美金)、钢铁大王卡内基,银行之王 J.P. 摩根等等。

为什么他们个人可以坐拥这么多财富?这和资本主义时代的公司形式是密切相关的。

公司分为三种:私人公司;合伙人制公司和股份制公司(上市公司)。

私人公司和合伙人制公司的本质是一样的。如果公司赚了钱,那么这些钱将全部属于公司老板或公司合伙人的私人财产。当然,如果公司由于负债而破产,那对不起,法院也可以拿公司老板和合伙人家里的房子、车子去拍卖然后还债。

为什么约翰·洛克菲勒、卡内基和 J.P. 摩根那么有钱?并不仅仅因为它们垄断了各自的行业,比尔·盖茨垄断的行业比它们还要多呢 ~ 而且微软垄断的可是全世界,他们垄断的仅仅是美国国内的市场而已。真正的原因在于洛克菲勒他们那一代富豪的公司形式都是合伙人制公司,也就是公司的盈亏全部由他和他的几个合伙人负责。如果公司一年赚了500亿美元,那么这些钱将全部进入他们个人的口袋里,这样的人、这样的公司,就是地地道道的资本家、资本主义。

而比尔·盖茨不同。

微软并不是比尔·盖茨的,而是一家股份制公司,或上市公司,或有限责任公司。上市公司的特点就在于如果公司破产了,那么法院可不能拿CEO或董事长的私人财产去抵债。但与此同时,公司赚了钱,也就到不了CEO或董事长的私人口袋里了。例如微软一年的净利润高达300亿美元,这些钱可不是属于比尔·盖茨的,而是会以股利/分红的形式分给全体微软股东。当然,作为微软最大的股东(拥有微软20%的股票),盖茨先生还是可以分到不少钱的。

让我们继续说回19世纪马克思笔下的资本主义是如何灭亡的。

在20世纪初,洛克菲勒的 Standard Oil 标准石油公司已经垄断了全美 90%以上的炼油业。不过这里我们要注意的是,美国的《谢尔曼反垄断法》并不反垄断,例如今天美国的微软、思科、英特尔、Comcast 也几乎垄断了它们所处的行业,这并没有什么不妥。《反垄断法》反的是利用垄断手段进行不正当竞争。这个问题我在《云图》的影评中举过例子。

西奥多·罗斯福当上美国总统后,开始利用《谢尔曼反垄断法》,利用当时美国勇敢的新闻记者们的爆料,严厉的打击标准石油公司等巨头们。

最终,标准石油公司没有了,被分成了37个地区性公司;摩根银行没有了,被分成了今天美国的多家银行 —— 摩根大通、摩根斯坦利等;著名的由贝尔创立的 AT&T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也被多次分拆,变成了今天美国的四大电信运营商 —— AT&T,T-Mobile、Sprint 和 Verizon。

反垄断结束后,紧接着就发生了那件影响深远的事。

翻翻今天美国几家大型石油公司中大股东的名字,翻翻那些依然带着J.P. 摩根字样的银行中大股东的名字,看看还有几个姓洛克菲勒的?还有几个姓摩根的?

几乎已经没有了!

为什么呢?

原因就在于随着这些庞然大物们被分拆,被拆散了的小公司们为了竞争、为了融资,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纷纷选择了上市,变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些股份制公司。

当一个经济体中主要的大公司们开始由合伙人制公司转变成为股份制公司时,也就意味着这个经济体开始从“资本主义”向“半资本主义半社会主义”转型了。

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上个世纪60年代前苏联主席赫鲁晓夫访问美国,在参观福特汽车工厂的时候,赫鲁晓夫对在场的汽车工人们说:“我们都是无产者,我们要团结起来共同反抗资本家。”随后全场的工人们都笑了。事后美国总统杜鲁门向赫鲁晓夫解释道,工人们笑了是因为工人们都是汽车工人工会的会员,而汽车工人工会是福特公司的大股东之一,因此你让他们反对资本家其实就是反对他们自己。

50年后的今天,美国汽车工人工会已经成为美国最强大的工会之一,同时也是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的大股东,汽车工人们每年通过股票市场分享着三大汽车公司的利润,也享受着业绩上涨带来的好处。

—— 除了武装到牙齿的福利之外(公司不仅要为工人购买医疗保险,还要购买牙医保险),美国汽车工人的时薪在金融危机之前高达70美金/小时。现在由于底特律的破产,他们在田纳西州的时薪大概是33美金/小时, 由于他们不用负担医疗保险、养老金等社会福利支出,33美金依然是很可观的收入,而且田纳西州的生活成本、房价等也比底特律低很多。因此罗胖子曾在节目中提到,马克思如果能看到今天美国工人们的生活状态,应该可以瞑目了 ……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中国经济和西方经济最本质,也是最要命的一个区别:股票市场。

我在《大空头》的影评中写到金融业的作用时,曾以乔布斯为例。假设美国现代的经济制度仍然是19世纪马克思笔下的那个经济制度,谁将是人们历史上最富有的人?很可能是乔布斯。因为苹果公司一年的净利润就高达500亿美元,公司账户上的现金就有1590亿美元之多。如果乔布斯是资本家的话,如果苹果公司属于乔布斯个人的话,那么他将拥有多少财富啊!?

可事实上乔布斯去世时只为他的家人留下了86亿美金的家产。原因在于苹果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它的股东都是最普通的美国人。虽然中国的国有企业号称是“全民所有制”,西方的企业却是真正的“全民所有制”。西方的上市企业怎么翻译?Public Owned,如果直译的话,就是“全民所有”的意思。

西方正是凭借一个强大而高效的股票市场,让资本主义走进了坟墓。

在过去的50年中,美国股市的年均收益率高达11.3%(去除通胀影响),最明显的莫过于从1980年的1000点一路上涨到现在的17720点!为什么美国的股市永远在涨?有两个原因。第一,美国的上市公司都赚钱;第二,美国的上市公司有着很高的股利支付率。

如果股利支付率为 50%的话,假设苹果公司一年赚了500亿美元,那么其中的250亿会直接作为现金分红分给全体股东。在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上市公司的平均股利支付率曾高达 65%,现在恰好为 50%。

这两点结合起来,就构成了中美股市的本质区别。

在美国,由于公司都赚钱,再加上股利支付率高,因此真正具有了投资价值。我只要买几只好公司的股票,那么我可以好几年都不用管它的价格是涨了还是跌了,因为股利才是我想要的。而这恰恰会使美国股市的下跌动力得到很大的抑制。中国人常说最悲哀的事就是“炒股炒成了股东”,其实在美国,炒股的意义就是做股东呀!不然你不如去赌场呢。

而在中国,问题就复杂了许多 ……

首先,中国的上市公司有赚钱的吗?有!但它们都是国企!因此这就导致了虽然它们每年都会赚很多钱,但是它们不分红啊!就算你买了中石油大量的股票,你敢在股东大会上喊一句“分红”吗?会有人理你吗 …… 而赚钱的(有能力分红的)私营企业,如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网易、优酷等等却又不在中国上市,而到香港或去美国上市 —— 赚中国人的钱,给美国人分红。(原因在于要想在中国上市,必须经过证监会的审查,不仅成本高,而且要求多。因此有能力(赚钱的)去美国上市的基本都去美国上市了。)

中国人可能对股利这个东西很陌生,因此我们在这里多解释一点。为什么美国的股利支付率这么高?原因就在于美国股票背后的公司都是 100%私营的,持股人/股东全部都是普通老百姓,那么这些人的代表 —— 董事会当然希望 CEO 马上把今年赚得的利润进行分红了。因此我们说苹果一年赚500亿美元的利润,其中的250亿马上在当年就以现金的形式分给了全体股东。而中国的问题在于,赚钱的公司基本都是国企,这些企业的国家持股部分都是超过 51%的,只有 49%在股票市场上流通,而这些企业的董事会都是由一些厅长、部长们组成的。而问题在于,企业的股权并不在他们(董事会)手里,而是在国家手里,因此如果他们投票分红的话,钱也到不了自己口袋里,那干嘛还分红呢?还不如在企业内部发奖金呢 ……

在中国股市中,除了国企以外,剩下的就都是不怎么赚钱的公司了,它们当然也没能力分红了。其实中国16家上市银行的利润就已经占到了整个A股2000家上市公司的一半,而这16家上市银行又都是国企(都不分红),因此用市盈率这个指标来判断中国股市的价值是多么的荒谬!在我看来,中国股市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具有投资价值的,只有投机价值(注意我说的是整体,而不是个股)。

总结一下。正是因为华尔街的存在,美国的广大普通人民才有可能分享到每个美国上市公司的利润,分享到每个美国精英天才的创新,分享到整个人类的进步。

西方的经济制度,早已不是十九世纪马克思笔下的那个“资本主义”了。它们国家的人民,现在可以通过股票市场完全的分享到资本带来的好处,换句话说,人人都是资本家,或又已经没有了资本家,有的只是乔布斯和盖茨先生这样的创新者!

最后,思考一下为什么中国人会误解“社会主义”,误解“马克思”。

我大学的老师,也是耶鲁大学的教授,她曾跟我说,进入耶鲁大学的学生,都必须学会一个词儿 —— Compromise 妥协。

我在《蝙蝠侠三部曲》中写到过,西方之所以能走向现代,就是因为他们学会了 “妥协” 。

马克思笔下的资本主义灭亡了,但西方也没有完全走上社会主义的道路,而是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达成了妥协。在经济上,资本主义保持活力;在政治上,社会主义降低贫富差距,保障人民基本的幸福生活。

中国的问题就在于我们不懂得妥协,刚开始是完全的社会主义,失败了,现在又几乎是完全的资本主义,一切向“钱”看齐,又出了问题。能不能学会 “妥协” 这个大智慧,是中国能否最终走向现代最重要的一步!

美国就很好,有一个偏左的民主党,天天喊着 “全民医保” ,但还有一个偏右的共和党,天天喊着“全民不医保”,理由是为什么要让那些努力工作的人去补贴那些不工作的人呢?双方都有道理,争了一百年也没有分出胜负。社会主义要牺牲效率,资本主义则牺牲公平,过多的倒向哪一边都是不行的,最好的结果恰恰是“妥协”。

马克思还提倡共产主义呢,难道我们就应该吃着火锅、唱着歌儿携手走向共产主义吗?当然不行。但这些都不能否认马克思的伟大,因为正是他的出现,我们才在 “资本主义” 天平的另一端,放下了一个和它平起平坐的“社会主义” ,有些国家偏右一点,有些国家偏左一点,但重点是哪一边都不应该“着地”喔。

P.S.

Merry Christmas & Happy New Year!

To all ...

 and to all ...

       and to all ...

Roy T.Burns

An engineer, ideologist, strategist and foodie.

Subscribe to Roy T.Burns’ Blog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