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价格上涨或将经历三大阶段

文/财联社

最近黄金价格涨势凌厉,尽管昨天美国公布了非农就业数据大超预期,美元走强,但美国黄金价格只是短暂回调至1336美元/盎司之后,继续走高,收至1367美元/盎司。黄金价格从去年年末的1060美元至今已经上涨超过300美元,涨幅接近30%,这仅仅只过了半年多时间,这应该是资本市场上趋势性最强的品种之一了。

年初我曾写过一篇投资文章叫《换美元不如买黄金》,以为大家都能认可。没想到遇到了很多人反驳,反驳主要理由有几点:1、黄金的用途有限,不如住宅,除了作为饰品之外,没有多少用途;2、黄金没有利息,而美元有利息;3、黄金价格上涨了,黄金的供给产量就会增加,不存在如翡翠、和田玉等物以稀为贵的逻辑;4、黄金的开采和冶炼成本很低,因此金价很难涨高。

之后,我又写了一篇《再论换美元不如买黄金》,主要观点是,“黄金的价格波动弹性远超美元,人民币对美元贬值时间已经超过两年,汇率受管制而金价相对自由,美元指数处在历史高位,金价处在相对低位”,没想到依然反驳如潮。我想,大家反驳我也是不无道理,因为毕竟我写这两篇文章的时候,金价正处于盘整阶段,短期似乎没有看出有上涨趋势;其次,上涨的逻辑或理由,与下跌的逻辑或理由一样,想找都能找出一二三,关键是要印证。好在那个时候写这两篇文章还有事后诸葛亮之嫌,如今金价又涨了不少,估计反驳的人也少了。但这也并不等于我当初提出的上涨逻辑就对了,上涨只是表象,上涨背后的核心理由其实很难验证。

这篇文章仍试图对今天和未来金价上涨的核心逻辑做一个推论,前提是我猜测这轮金价上涨的持续时间会很长。

第一阶段:

本轮金价上涨主要源于全球货币的持续宽松

自美国次贷危机之后,全球主要经济体都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在量化宽松的同时,还不断下调利率,欧盟与日本都步入负利率时代,美国号称要加息,却总是刚打雷不下雨。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货币供应量的增速远超GDP增速,通俗地说,就是钱不值钱了。

例如,美国过去一百年的GDP增速大约是货币供应量增速的50%左右,2001-08年只有货币增速的三分之一左右,2009-15年只有货币增速的20%左右了。说明美联储在不断扩大货币投放以维持经济不出现负增长,不过,美国还算收敛的,美国的商业银行并没有大肆提高货币乘数。而日本和欧盟则仍在拼命扩大货币规模,虽然GDP增速都接近于零,但货币增速远超GDP增速,尽管它们都口口声声说要推进结构性改革。

再看中国,其货币扩张速度更为惊人。美国2001年1月的M2的数据,为4.95万亿美元,到了2016年1月,大数为12万亿美元,即过去15年中广义货币只扩张了1.4倍,扩张幅度远低于同期黄金的涨幅。但中国呢?过去15年广义货币上涨了9.3倍,远远超过同期黄金的涨幅。

按理说,黄金价格在经历了2001-2011年这十年上涨之后,理应有较长时间的调整,因为从历史看,黄金价格的走势总是熊长牛短。如过去50年中,黄金价格经历了两轮“黄金10年”。第一轮是1970-1980年,之前有1968年的英镑贬值,“黄金总汇”解体,但并没有引发金价大涨。金价从1970年的35美元起步,最高涨至80年的850美元。第二次是2001年至2011年,即从最低256美元涨至1920多美元。但这次仅仅过了四年,黄金价格再度从1000美元左右的历史中高位崛起,这恐怕与全球货币的持续宽松有关。

第二阶段:

人民币贬值加深或导致金价第二轮上涨

从去年年末至今的金价上涨,持续时间才半年多,应该与人民币贬值的关联度不大,这是因为金价的定价权在美国。但2015年中国是全球黄金最大的投资性消费国了(去年消费量略低于印度,居全球第二,但印度主要是靠金饰品消费),估计今年又将为第一,且不说中国的黄金产量已经连续九年全球第一。国内的黄金交易所的实物金交易量也是全球第一,黄金期货交易量估计今后也会成为全球第一。此外,中国人民银行的黄金储备在不断增加,6月份刚又增加了15吨,因此,今后全球黄金的定价权转移至中国应该也是大概率事件。

从各国央行黄金储备的排序看,中国最新为1823吨,排名第五。为了应对人民币贬值,估计中国央行今后还会加速增加外汇储备,从而进一步引导市场扩大对黄金的需求。从人民币贬值的进程看,估计还得持续5-6年时间,因为人民币贬值与升值进程的很可能类似,即采取渐进式的、进三退二的方式。如当年人民币升值过程从2005年至2014年,持续了九年时间。

尽管人民币的贬值已经成为一致预期,但由于外汇管制,国内居民的避险工具还是不够多,如换汇只有5万美元额度,海外资本投资的渠道也较少。黄金作为一个国际性的、最具有货币属性的贵金属,必然会成为国内居民最便捷的、可替代海外投资的避险产品。

或许有人会问,在管制的情况下,央行不是可以通过抛售黄金来平抑国内的黄金价格吗?我觉得,管制可以放缓黄金在一段时间内的涨幅,就像管制可以让人民币贬值速度更慢一样,但管制不能改变价格的波动方向和最终涨跌幅度。央行要平抑黄金价格,也必须先增加黄金的持有量,这就导致总需求的增加。那么,黄金的供给能否相应提高呢?为此,我还查了一些相关数据,发现供给的增加其实是很有限的。

首先,全球已经探明的黄金储量堪忧,据2014年世界黄金协会公布数据,地下总共存有黄金37.2亿盎司(11.57万吨)。在最好情况下,有18.2亿盎司(56608吨)黄金最终可被开采出并且进入供应流中。也就是说,按2015年黄金的开采量,最多只能开采17年就开采完毕。目前发现的新矿实际上是很难开采的,因为成本太高。

下面这张图就是世界黄金协会提供的,表达的意思是今后全球黄金矿产量的增速要下降了,2011年至2015年全球黄金产量的年平均增速大约为3.5%,这已经显著低于全球的货币增速了,但今后对黄金产量的贡献越来越依赖于老矿,黄金开采公司都在吃老本;新矿对产量的贡献越来越小,一方面是新矿开采的技术难度大,另一方面是成本过高。

其次,我发现中国的黄金产量尽管是全球第一,却已经是过度开采了。2015年中国黄金产量450吨,已经比2014年下降。但更令人吃惊的是,中国目前的黄金年产量已经占到已探明储量的23.7%,而全球其他国家平均水平大只有4.5%左右。这说明今后中国的黄金供给量将非常有限,一旦黄金开采完毕,则对进口的依赖度会更大。

因此,黄金与煤炭或石油相比,其稀缺性更加明显,这也构成了在人民币贬值条件下黄金上涨动力更大的理由。上一轮黄金价格上涨的后半段是在人民币升值情况下展开的,因此,黄金价格上涨还只是一个国际性因素,但这一轮上涨,如果考虑到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货币贬值因素,则其上涨的空间应该会更大。

第三阶段

通胀出现将引发金价突波历史新高

今年中国出现通胀的概率大大降低了,但不排除今后几年内不出现通胀,同时也不排除出现全球性通胀的可能。2011年三季度黄金价格突波1900美元/盎司,恰逢中国出现通胀,中国大妈开始前赴后继地抢购黄金和黄金饰品,使得中国黄金饰品的购买热一直持续到2012年。

中国的M2在2011年的时候为85万亿,如今已经达到146万亿,是2011年的172%;但目前黄金价格只是2011年最高时70%。当然你会说,目前很多大宗商品价格也比2011年最高时低很多啊。但后者与产能过剩相关,只具有商品属性,后者则不一样,更具有货币属性。

CPI迄今为止还是比较低,只是因为超发的货币大部分进入了金融资产和房地产领域,但很难保证未来不会进入到商品领域。今年以来,原油、焦煤和铝等的涨幅就超过20%,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也有不同幅度的上涨,说明通胀的潜在压力依然未消。

从国家统计局5月份的零售数据看,金银珠宝的销售额还是负增长(-2%),记得在2011年的时候,金银珠宝的销售增长在50%左右。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当前大家对通胀的预期还不高,中国大妈还没有紧迫感去买黄金。记得在2001-2011年这十年的黄金牛市中,中国大妈也是到了牛市后期才开始抢购黄金的,因此,这一轮黄金上涨的过程,只要中国大妈还没有汹涌而入买黄金,则意味着上涨过程还没有结束。换言之,只要通胀还不起来,黄金的上涨进程就得继续下去。

从历史看,尽管黄金价格的走势是牛短熊长,但牛市的涨幅远大于熊市的跌幅,如1972年至1979年那一波牛市涨了1781.48%,之后20年下跌了69.51%,再之后的10年又上涨了644.3%。最近一轮下跌是在2011年7月至2015年12月,跌幅达到42%。从持续时间看,尽管牛市较短,但从历史看,牛市持续五年以上应该是有的。假如目前确实在经历一场黄金牛市的话,那么,迄今牛市才持续了半年多。假如说每一轮黄金牛市的涨幅都超过五倍,那么,这轮黄金价格的上涨幅度,恐怕也是需要发挥你的想象力了。

从全球经济的发展轨迹看,差不多每隔十年就会有一场拖累全球的危机发生,即所谓的乱世黄金概念需要强化一下了。当今世界,金融资产的泡沫显而易见,与其怀着侥幸心理在充满泡沫的领域配置资产,不如在低估值的领域去寻求避险,选择收益风险比较高的投资品。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