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大王“林广袤”:交易的境界

文/阿笨(投资是一种生活)

交易的至高境界如行云流水,任意所至。“行乎其不得不行,止乎其不得不止”。

浓汤野人,本名林广袤(茂),棉花期货顶级大侠, 2010年600万元多棉持仓3万手赚220倍到13亿,2011年1亿元空棉1万手赚7亿。

期货和股票本质上是一样的,内在的逻辑和心态都有相通之处。除非一个人天生有超强的自控能力,否则很难摆脱市场波动对心态和看法的影响。因此,学会浸淫在市场而又保持内心不受市场波动的破坏非常重要。

以下三篇浓汤野人的文章所讲的一些心态上的东西,对于如何修练内心的架构很有启发。这比纯价值投资者简单说的持股待涨要有操作性很多。一句话:只有了解了市场,才能“远离”市场


交易的境界

最近在回复一位网友评论时,偶然谈到了期货市场是自适应市场,突然想总结一下自己对期货市场,以及技术分析和基本分析的看法,给有缘的朋友分享。但是不知从何说起,想起偶然看到一位高人写的《笑傲江湖》中的期货投资的道理,感叹金庸先生真不是一般的了不起。我的体会与这位高人不同,但是觉得这个方式应该会比较容易表达。以下黑体部分是我的体会。

《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的人格魅力中最吸引人的就是他的率性而为,并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做事但求无愧于心。可谓什么样的人使什么样的武功,我实在很难想象如果独孤九剑让鼎鼎大名的郭靖郭大侠或者气宇轩昂的北乔峰来演练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演绎方式,这就有点象最好的策划师当会计和最好的会计当策划师一样,很多时候,性格决定人生的另外一层意义就是性格会导致有些人在有些行业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或者某些人能够更容易地达到某种境界。

所以要写令狐冲的独孤九剑就必须要写令狐冲这个人,实在如果不是这样的性格,令狐冲也根本没有办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能够真正领会到独孤九剑的精髓,让我们回过头来看一看金庸在《笑傲江湖》中有关令狐冲从风清扬前辈处学剑的过程,看看我们能够从中间领悟到哪些精妙之处。

但说令狐冲被师傅岳不群罚到后山思过崖面壁反思,无意中看到了山洞里面五岳各派的厉害武功,日思夜想之下也学会了几个厉害招式,一天,岳不群夫妇来思过崖看望令狐冲,岳夫人在给令狐冲喂招的时候,剑越使越快,令狐冲神不守舍之下,危急之中自然而然地使出了山洞石壁上的厉害武功,引起了岳不群关于华山派到底是剑宗厉害,还是气宗正宗的一段对话,岳不群作为气宗的代表人物当然认为一力降十巧,拿岳夫人的话来说,那就是“你这一招固然巧妙,但一碰到你师父的上乘气功,再巧的招数也是无能为力。(技术面的形式再好,如果与基本面相背离,则反而是最好的反向操作时机,可以逆市开重仓。)

本门功夫以气为体,以剑为用;气是主,剑为从;气是纲,剑是目。练气倘若不成,剑术再强,总归无用。”(实际上,这段就是典型的到底是技术分析有用还是基本分析有用的问题,岳不群是典型的基本分析派,自然就看不上技术分析派,而在所有的投资中最终决定胜败的是基本面分析,招式只是可以被利用的手段,后面会讲到,有招必有破绽。)

师娘当然是教训得是,因此,从此以后,令狐冲别说不再去看石壁上的图形,连心中每一忆及,也立即将那念头逐走,避之唯恐不速。但不巧田伯光硬要和他比剑,而且说好了如果令狐冲输掉的话就要下思过崖见一见仪琳小师妹,为此,令狐冲就和田伯光打了起来,当然,令狐冲又如何是万里独行田伯光的对手,在没有办法之下,令狐冲又到山洞里面去学习那些厉害的武功,但终是学会了全部的招数,却依然不是田伯光的对手,这才引出了风清扬老人的授剑。

其实风清扬也没有教令狐冲太多的东西,只是说了剑术之道,讲究如行云流水,任意所至,但有这“行云流水,任意所至”八个字的帮助,令狐冲一下子进入了另外一个境界,其实,还是那些招数,只是使用起来不再拘泥于原来的一招一式,及至和田伯光比武之时,翻翻滚滚的竟然打了一百多招,远远超过了田伯光的三十招之约,田伯光性急之下,就掐住了令狐冲的脖子,而且令狐冲的剑也被打飞了,这时候忽听那老者道:“蠢才!手指便是剑。那招‘金玉满堂’,定要用剑才能使吗?”令狐冲脑海中如电光一闪,右手五指疾刺,正是一招“金玉满堂”,中指和食指戳在田伯光胸口“膻中穴”上。田伯光闷哼一声,委顿在地。(其实,剑术之道在于行云流水,任意所至,交易之道,又如何不是同样的境界呢?

风清扬道:“五岳剑派中各有无数蠢才,以为将师父传下来的剑招学得精熟,自然而然便成高手,哼哼,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熟读了人家诗句,做几首打油诗是可以的,但若不能自出机抒,能成大诗人么?”(要在这个市场成功,重要的是学习以后的“思”和“悟”,然后用你自己的“道”来进入市场,以为搞懂了历史,就一定知道未来,那是一种美好的自我安慰,市场是一个自学习的生物,会以市场参与人的水准而改变自己,但终究还是要完成7亏2平1盈的市场过程,所以,今天的你回到十年之前是高手,但在今天你什么都不是。

风清扬道:“活学活使,只是第一步。要做到出手无招,那才真是踏入了高手的境界。你说‘各招浑成,敌人便无法可破’,这句话还只说对了一小半。不是‘浑成’,而是根本无招。你的剑招使得再浑成,只要有迹可寻,敌人便有隙可乘。但如你根本并无招式,敌人如何来破你的招式?

(市场是一个生命体,因此,只要存在固定的交易程式,市场自然就能找到你的漏洞,所以,只有浑然天成,和市场真正结为一体,以无招之招来应对市场才有可能真正达到高手的境界,所以,那些标价百万,或者自称战无不胜的指标都只是一些对市场依然不甚了解的狂妄之徒的最新发明,真正的市场之道就是以无胜有,无为之为)

风清扬道:“要切肉,总得有肉可切;要斩柴,总得有柴可斩;敌人要破你剑招,你须得有剑招给人家来破才成。一个从未学过武功的常人,拿了剑乱挥乱舞,你见闻再博,也猜不到他下一剑要刺向哪里,砍向何处。就算是剑术至精之人,也破不了他的招式,只因并无招式,‘破招’二字,便谈不上了。只是不曾学过武功之人,虽无招式,却会给人轻而易举的打倒。真正上乘的剑术,则是能制人而决不能为人所制。

( 市场中的高手是要去发现参与者犯了什么错误,如果参与者都没犯错误,那么你就没有参与市场的必要。)

阿笨注:

==从“有”到“无”是一种境界;但是“无招”不是乱来,是经过绚烂与繁复之后归于淡然与古朴;所以“无招”必然是经历过“有招”的绝顶高手之后的另一层感悟;==这也是为什么参与市场的高手总是谈简单的理念、策略、风险控制、资金管理等白痴都懂的常识;因为他们已经经历过“有招”,已经不屑于谈所谓的秘诀或万灵丹;因为高手的的共识就是:法无定法,无招之招,无为而为;市场参与主体在不断的进化与成长,高手也需要,所谓的高手也只是他的手法和理念适合了当时的市场而已,好比格雷厄姆之余四五十年代的美国股市,费雪、芒格、巴菲特之于七八十年代至今的美国股市;真理只是相对的,呵呵,好比三角形内角和是180度,离开前提条件就等于谬误是一样的;真理也是,离开时间、条件和空间的限制,单纯的谈真理就等于谬误;

风清扬在说完这些以后,又让令狐冲将这华山派的三四十招融合贯通,然后全部将它忘了,忘得干干净净,一招也不可留在心中。再以甚么招数也没有的华山剑法,去跟田伯光打。为了帮助令狐冲达到这样的境界,风清扬又道:“一切须当顺其自然。行乎其不得不行,止乎其不得不止,(开仓平仓并无定规,该做时就要做,不能勉强),倘若串不成一起,也就罢了,总之不可有半点勉强。”(遗忘,只有遗忘技术才能让你真正体会市场,才能真正领会到市场和交易的真谛所在,把自己真正融入市场之中,学习的过程是入,进去出不来就是执!单执于一为偏,偏信于一为迷!拥有开放的心态,不被固定的观点所左右,才能不败。

阿笨注:

这一点跟张三丰传授张无忌太极剑的时候有异曲同工之妙;真正的高手已经“坐忘”所谓的技术;只是机械或条件反射似的根据市场的信号与自己的系统“开仓”、“平仓”等仅此而已;“行乎其不得不行,止乎其不得不止”,“行云流水”无所窒碍;

及至后来,令狐冲又学习了名闻天下的独孤九剑,但到学完以后,练了一会,顺手使出一剑,竟是本门剑法的“有凤来仪”。他一呆之下,摇头苦笑,自言自语:“错了!”跟着又练,过不多时,顺手一剑,又是“有凤来仪”,不禁发恼,寻思:“我只因本门剑法练得纯熟,在心中已印得根深蒂固,使剑时稍一滑溜,便将练熟了的本门剑招夹了进去,却不是独孤剑法了。”突然间心念一闪,心道:“太师叔叫我使剑时须当心无所滞,顺其自然,那么使本门剑法,有何不可?甚至便将衡山、泰山诸派剑法、魔教十长老的武功夹在其中,又有何不可?倘若硬要划分,某种剑法可使,某种剑法不可使,那便是有所拘泥了。”此后便即任意发招,倘若顺手,便将本门剑法、以及石壁上种种招数掺杂其中,顿觉乐趣无穷。但五岳剑派的剑法固然各不相同,魔教十长老更似出自六七个不同门派,要将这许多不同路子的武学融为一体,几乎绝不可能。他练了良久,始终无法融合,忽想:“融不成一起,那又如何?又何必强求?”当下再也不去分辨是甚么招式,一经想到,便随心所欲的混入独孤九剑之中……

(可能最后你还是会经常使用某种工具,就像有些人搞技术分析到了极致还是会偏爱某个指标或者工具,但到底是平均线,还是MACD,或者布林通道实际上已经不重要了,在经历过忘却以后,无法忘却的也就不必刻意去忘却了,这又是另外一个境界了。)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