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焦虑?

来源|豆瓣:沈十六

前几天我为杂志撰稿整理资料,发现云海肴创始人朱小姐的一条朋友圈很能概括自己目前的状态。

她说:“心理学家米哈里将flow的状态定义为:将个人的精力完全投注在某种活动上的感觉,心流产生的同时会有高度的兴奋和充实感。当能力低于所做事情的挑战难度时,会产生焦虑;当能力高于挑战难度时,会感到无聊;即使能力和挑战难度匹配,但如果都处于较低级别时,则会觉得漠然;只有能力和挑战难度都处于较高级别时,才容易产生心流。”

最近,或者说从1月份开始我就处于焦虑中,也在读书、练笔、找思路,但总觉得努力的程度跟不上想要的结果。其实,潜意识里也知道自己应该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真正掌握的内容其实很少。但当我察觉到自己不能掌控某些熟悉事物的时候,就会倍感焦虑。

这种焦虑感并不是独属于我的,身边的很多朋友也有相同的情绪。他们在我看来都很优秀,有人在上市企业做公关,像女飞人一样,穿梭在各个活动现场,她对各种突发状况应对自如,对各路人马了如指掌;有人在写作这条路上策马扬鞭,他飞驰的速度超过了我的想象,他写自己的故乡,写睡梦里朦胧的影像,写内心深处的惆怅,我望尘莫及。

可,他们依旧会觉得焦虑。因为每个人想要的世界都比现在所获得的更宽广。

或者说,焦虑是自我期待与现实情况之间的橡皮筋,两者差距不大的时候,松紧适度,两者相安无事;可一旦差距过大,柔软的橡皮筋开始绷直,像时刻会撕扯断的神经。

我的焦虑很普通,通俗来说就是个人能力跟不上梦想所需。

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的时候,我会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我诚恳地回答自己,是想要四处游走的生活,想要写作能力达到能够真正养活自己的程度。但目前来看,这两点我都没有达到。我做着一份忙碌的工作,身体被束缚在流动的朝五九晚里,意识被杂志的选题、采访和撰稿占据。时间变成了整存零取,私人生活像是一片用过的面膜,从光鲜的面目上揭下来,然后扔在了办公室的废纸篓里。

当我忙碌了一天,回到家打开电脑的时候,完全没有写下去的心情。我压抑着一股疲惫,它从脖颈传递到后背,再从皮肤渗入胸腔里。那是一种让人懊丧的情绪,一种无力抵挡平凡生活的失意。我曾希望自己是精神世界里的主角,如今才发现我不过是个路人甲。

我们都有自己渴求的生活,有人想要借山而居,避世隐居;有人偏爱世俗生活中的波澜和壮阔。这些渴求里夹裹着自由、独立或财富、权势,就算它们被隐藏在内心深处,但这份想要会在某个寂静的深夜成为阻碍睡眠的一根刺。它扎在心上,有一点痛感,不深刻,不急促,但我们无法把手伸进胸腔,掏出那颗躁动的心,并拔下那根细长的刺。

我想,这份无法消除的刺痛感或许就是焦虑的映射。人人都有,并不特殊。

与无聊相比,我更喜欢焦虑。至少,这是一种贴近和走向内心的情绪。它抗拒平庸,厌弃麻木,它令人不适的灼热里有鲜活和兴奋的因子。

在我看来,焦虑存在于所有人的成长中。它是一个阶段性的循环,有自己的出现轨迹。一段爱情里,我们很少在甜蜜期焦虑,多半会在激情淡去后,焦虑他(她)是不是能够像之前那么爱自己;一段工作里,刚入职的时候不叫焦虑,叫紧张,真正步入正轨之后才会慢慢产生焦虑,因为之前预期的已经发生,而没有实现的不知道何时才能握在手里。在焦虑之前,我们一定曾有过一段迅速的提升期,就如同从时速120迈,突然换回60迈的时候,我们当然会觉得压抑。

不久前,我跟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在线上聊近况。她提起自己正在接受心理咨询,因为她从年前开始就很焦虑,失眠、心情很烦躁。我很诧异,因为印象里她是一个特别明朗的姑娘。

但她说:“其实,每个人内心都会有一些负面的情绪,焦虑只是其中一种。许多人有时候会过于苛求自己,追求完美主义,搞得精神很紧张。但生活不会因此变好,反而容易越来越糟。”

对于如何缓解焦虑,朋友告诉了我一个方法。她让我拿出一张白纸,把它分成两栏,左侧写去年的状态和成长,右栏写今年的想法和产生落差的点是什么。然后用对比的方法找出一部分症结。肯定自己,找回平衡点是关键。

在此之前,我焦虑的大部分原因就是我所要做的事情很多,但时间不够。我压缩了大量休息时间,每天忙到凌晨两点,睡不到五个小时就起床开始新的一天,到最后的时候,我整个人有些脱力。但这么努力的结果并不一定是好的。或许你会由于时间紧张,精力不足,做出来的成品不够完美,因此对方不满意,那你就会陷入自责或纠结,这种情绪将蔓延成焦虑。

焦虑只能缓解,无法完全治愈。我的缓解方法很简单,首先是做给自己的生活做减法。因为想要得到的东西很多,所以就忙着接了很多事情,单独一件来看没什么负担,但一件一件累计起来就一团糟。从上周到今天,我推掉了三个约稿,一个紫砂壶博物馆的文案,一个行业性APP约稿(稿酬不错),一个杂志约稿。所以,先把不必一下子完成或必须要做的事情缓一缓,给自己适当休息的时间。

第二个办法,也是那个朋友教我的。比较针对长期型焦虑现象,缓解办法是列出让自己真正焦虑的原因,逐条细化。比如,我很焦虑的一件事情是自己写出来的稿件不够好。但不够好太过宽泛,我就需要给自己细化目标。我最近觉得谁的稿件是写得最好的?为什么写得好?有哪些值得我学习?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写出像他那么有深度的稿件。具体要读那些书?要看哪方面的资料?要做什么类型的针对练习?具体实践的时间表是什么?等等。

而且,人焦虑的时候需要自我安慰。寻找熟悉的朋友(不是诤友),找他肯定一下你之前的收获,这是个屡试不爽的特效药。另外,自己需要记录和肯定自己的成长,并它作为一个能量池,当焦虑的时候就从里面获取一些支持,这会让自己舒服一些。

当我真正开始这么做的时候,竟然觉得有一点轻松。像是深陷在泥潭的一只脚,正在慢慢用力摆脱被牢牢束缚的状态。

我恍然,原来改变才是对抗焦虑的方法。哪怕只是一丁点的改变,都会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开阔。既然焦虑是对现状的不满,那为什么不从现状中挣脱。哪怕是在动摇的一瞬间,也应该能够体会到那一瞬间的美妙。或许是错觉,或许会产生再多做一些就能改变世界的想法,但这才是生活的有趣之处。

我坦然接受这种焦灼的情绪,因为它是变好之前的过渡。我对现状不适,希望有所改变。我对生活有渴望,希望下一段旅程更精彩。所以,我继续读书、练笔、找思路,这是找回对生活兴奋的途径。 那么,你呢?

要知道,其实,人人都在焦虑,所以人人都在改变。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